<address id="5tj33"><listing id="5tj33"><meter id="5tj33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5tj33"><address id="5tj33"><listing id="5tj33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5tj33"><listing id="5tj33"><meter id="5tj33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5tj33"><listing id="5tj33"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5tj33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QQ登陸
                四川青少年文藝網

                賬號注冊

                已有賬號?現在登錄

                郵箱
                用戶名
                昵稱
                創建密碼
                確認密碼
                驗證碼 看不清楚?點擊換一組驗證碼。

                一鍵登錄

                論壇導航

                [進入] 文聯網

                x
  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在線展廳 > 會員作品 > 文學 文學

                雪野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 2017-04-05 13:51:16

                雪     野

                陳德賽/文


                作者簡介陳德賽,男,1998年出生于成都。現就讀于成都七中。全國中學優秀校刊《朝花》文學社編輯。學習之余筆耕不輟,創作了大量小說等文學作品。《星辰的鼓動》便是他近作。

                血在雪野中冰冷的燃燒。

                千重子就躺在那里。

                她微微蜷著。

                冰陽壓在雪野遠處白樺的黑影上,枯枝也將被點燃。

                耕平跪在雪地中,冰冷的火焰在周圍一并寂靜的起伏。

                耕平知道千重子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知道這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把頭仰起來,冰陽寒冷的閃爍刺痛雙眼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準備哭泣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想說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現在,結局先寫出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又讀一遍,眉頭皺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他為什么準備哭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這不是我寫的。德賽想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它確實在紙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不是淚水從眼眶中涌出,或者哭泣之后;而是他“準備哭泣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會哭嗎?

                他不能確信。這一切都基于愛——耕平愛千重子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不愛這個女人嗎?

                德賽把筆撂在一邊,撓頭發。



                日產4s店維修車棚里,德賽盡量不去回憶前天發生的,試圖將思索投在雪野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父親抱著手,站在前面些的位置,天籟旁邊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這個可能有點麻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估計是敲不起來。只能等它凹在那兒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技工用黑手套抹下嘴唇。在油污之中的雙眼,斜視汽車引擎蓋。

                目光不由得跟了過去。引擎蓋上的凹陷,波折斬斷香檳色光滑的金屬曲線。德賽移開視線,不小心移到車窗,空洞。裂紋與碎玻璃孤零,鋒利刺骨的寒冷空洞引來無法掙脫的,喧囂,一擁而上——

                一擁而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綠燈亮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輛印上泥土的白色面包車剎在擋風玻璃前面,橫在馬路上。

                會發生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顯然駕駛座上的父親不知道。副駕上的母親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德賽感覺到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面包車門被拉開了。一個戴黑線帽扛著棒球棍的先下來,眼神四處晃下,落在車上。后面又下來個戴鐵手套的,咧開嘴露出黃牙。接下來還有黃毛紅發、穿牛仔的嬉皮士、不穿上衣的肌肉;拖鐵鏈的、拿警棍的;最后下來個披鮮紅國旗的。

                站定。一齊囂叫幾聲,呼——啊!正義!為了祖國!

                他徹底不懂了,呆坐在后座上。

                披國旗的高喊一聲,祖國!啊——

                接著,其他幾個嬉皮動起來,從兩邊晃過來。圍住車子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等會兒把頭埋下去。”父親用平靜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其中一個敲了父親那邊的車窗。

                父親頓了兩秒,把車窗摁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老兄,后面還是未成年啊。坐了個娃娃啊。”父親換了個語氣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曉得買這車,買這車的意思不。”嬉皮后仰矮小的身子,頂著努力向下瞥的目光,“曉得不。嗯。這意思。嗯。”鼻孔噴氣。

                周圍聚集了一群人,操著手或者指指點點的,嘰嘰喳喳。

                嬉皮意識到什么,在褲兜里摸了下。摸出鑰匙。舉到眾人面前;又舉到父親面前。父親的手依然撐在方向盤上,接著就是——

                吱——

                聽見的可以想見香檳色被劃開——飛起細碎的金屬屑末中袒露出肌膚下的銀色,吱——吱吱吱吱吱——

                嬉皮像舞蹈的順著手劃出去的弧線轉了個圈。再次把鑰匙舉起來,尖上掛了細絲和金屬塵末。呼,他吹口氣,然后咧嘴笑。用另一只手打個響指。

                啪。

                剩下的幾個動起來,高喊:愛國、愛國、愛國、愛國!抵制日貨、抵制日貨!

                接著。他記不清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把頭埋下來,聽見玻璃破碎的聲音;母親的尖叫,父親沉默;金屬劃裂的嘶啦,挨了重擊的鼓聲;圍觀者緘默;以及哀嚎狂笑雷聲似的愛國。愛國!啊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不明白了。玻璃渣飛到頭發里面,襯衣里面,腦袋里面。啊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抬頭看了眼,窗戶玻璃已經沒有了。嬉皮在狂歡,怒火和著黑色的瞳孔激烈燃燒噼啪作響。

                黑色瞳孔。國旗在風中斜著飄飛,鮮紅欲滴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個玻璃片飛到他眼睛下面,扎進去,紅色液體流下來。冷得慌。

                德賽閉不上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  真精彩。真迷人。他摸下淌到下巴尖的液體。

                摸下右眼下面縫了四針的傷口,一陣酸水涌到喉嚨口。他咽下去。踉蹌跑出修理廠。

                嘔——

                混濁的黃色液體全吐到下水溝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不明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父親追出來,站在不遠處,張嘴想說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揮手,止住父親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沒事......我自己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輪到他們來弄清楚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“這次寫什么?”愛問德賽。

                她在小木桌對面,手支著桌子,坐在高腳椅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看著德賽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寫雪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哦。”愛又說,“沒事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愛伸手,觸碰德賽眼下的傷口。

                德賽往后縮腦袋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痛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倒不是。有點癢。”不抬頭看愛。

                德賽右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把視線從本子上抬起來,愛的臉上,有兩圈煙熏似的黛色,與薄冰似的凄白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不要擔心我嘛,我又沒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愛搖頭,把手機拿到德賽面前。黑色屏幕中,他看見自己緊咬的牙關。

                啊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沒事。”德賽試著笑。

                埋頭寫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風聲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雪飄在耕平手上,他才聽見叩門聲。

                耕平猶豫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南墻的窗紙在風中嘩啦作響。

                耕平從炕邊站起來,移到門邊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誰。”耕平盯著木門,一手握住門栓。

                雪飄進來。被風卷向燃燒的殘燭,消融在寒冷中......

                “我。”是假作沙啞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耕平明白了。拉開門栓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是件黑色呢子風衣,明顯大了。把她的頭發與眼睛都藏在衣帽里。

                他趕緊將女子讓進屋內。

                把頭探出屋外看左右,街上風在呼嘯,空無一人。寒冷得令他窒息。

                關上門,重新插上兩個門栓。

                兩個人坐在矮桌對面。殘燭歪倒在燭淚里,昏黃的光恍惚閃爍著。

                南墻的窗紙依然欲墜難離,飄搖不定。風把火光與人影印在墻上時大時小的顫抖著,光線張牙舞爪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要糊點紙了,窗上。”千重子把衣帽取下來,眼睛從發絲的陰影里現出來。黑大衣下是一件白褂子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嗯。”兩個人的目光在昏黃中四處搜尋,最終重疊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是一雙黑色的眼睛與一雙黑色的眼睛。在變換的風中雪中相互注視。

                風吹亂了雪的行蹤,窗外的風聲壓住沉默的。“他們......”她的話音終于難以包裹顫抖。“我......殺了一個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微弱的燭光試圖逃離黑夜的譴責,在這深刻而徹骨的寒夜中搖曳。千重子的淚水涌出來,她不再注視耕平,目光斜落在殘燭上。這不是個眼淚的年代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殺死了......一個孕婦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耕平知道。他知道在那個魔窟。在這個地獄。昨天死去的是母親,今天受辱的是女兒,明天被解剖的,是另一個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的手在桌下緊緊攢住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她說......她說。救救孩子。”她哽咽著。“拿解剖刀的人......像看一具尸體。但。那是母親......孩子......我。我倒在地上。倒在那里......什么也沒能。沒能......”淚水浸濕千重子的臉龐,滑下弧線。

                耕平知道。戰前他已經知道,在這樣的時代,會害死她的。她這樣的醫生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等我。等我醒過來。我問愛,那個女人......已經,已經......”燭光中的淚水在寒風與雪塵中晶瑩剔透的閃爍。

                耕平咬緊牙關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放下筆,抬起腦袋。

                愛依然注視著他,看得出神。帶著一點憂郁的眉毛斜著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愛。我說,我不想她死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誰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小說里的女主角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那就不死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但這樣的環境,日本女人和一個中國男人啊......可能必須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保護好啊。就讓他們逃走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愛露出微笑,伸出雙手,合住德賽左手,傳來溫熱。左手不知什么時候握成了拳頭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一口把濃縮咖啡悶下去。好苦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逃吧。”耕平擠出兩個字。

                千重子從淚水中抬起頭來,朦朧的雙眼看著耕平的眼睛在燭光中閃爍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去北邊,漠河,塔城,興安嶺,蒙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兩人跪在地上,緊緊抱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黑夜的月亮睜開眼洞徹了,用無情的寂靜包裹著,吞噬著,燭光。

                這就是在1945年那個無比寒冷的冬天,哈爾濱的愛情故事。



                去外地旅行散心。

                去哈爾濱吧。德賽說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樣來到北方。

                現在他坐在出城的公車上。

                好冷。

                冰雪紛飛。他把照片發給愛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注意保暖,小說加油。”愛回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剛才暴露在洞穿厚衣的寒風中,軀體仍然抖個不停。一件大衣不夠啊。

                車里有暖氣,肌肉慢慢松弛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一邊看窗外一邊想。

                耕平沿著松花江冰封的河面走。呵出氣,水霧瞬間結冰。寒風凜冽。從深藍,淺藍,透明交錯的冰面上,刮起來,倉促的在沿河路上長嘯,撲在臉上,扼住呼吸;疾風沿著空蕩的脖頸,竄進漏風的皮襖。看一眼刻著“滿洲里”的石樁。不露聲響的走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這冬季,這樣的環境中,逃得出去嗎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來確認,愛是否能讓他們活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人行道上,泥土和著整塊的褐色堅冰,有個女人踩上去忽然滑倒了。狠摔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公車前后搖晃車身,發動機在后面疲憊一聲,繼續往城外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高聳的煙囪紅磚被熏黑,污垢爬滿塔身一片褐色。弄不掉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嗯,小哥,以前那玩意兒用來燒尸體燒咱中國人,”旁邊坐的東北男人,“做實驗死了就給扔。奶奶小日本的。”指著窗外對德賽說。

                耕平走出城,到了樺樹林。遠處的煙囪凌駕在樹的枝干上,冒出一陣黑煙。

                又有人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往前繼續走。

                千重子已經等在那棵樹底下了。愛也在那里。

                七三一部隊遺址前,報站臺了。德賽把大衣領子立起來,起身和旁座的人揮手。

                后門打開,冷風襲來,卷入衣領的縫隙。

                巨大肅黑的建筑,沉默棱角,切割后面白色的雪野。

                罪證陳列館。

                德賽站著。

                過了會;走進去......

                愛幫他們逃出去,逃離哈爾濱。

                兩人在白樺林中穿行——漆黑的樹干,柵攔,刀,插滿地面,寂無聲息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們拋下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  遠離炭疽桿菌。

                鼠疫。

                死亡的化學試劑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  陶瓷細菌彈頭。

                培養箱。

                解剖刀。

                活著正死去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馬路大——原木。

                不被稱為人的。原材料。

                德賽從水龍頭里捧水,喂到嘴里,吐出來。嘔吐的酸味還殘留在喉嚨里面,撓著嗓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剛才看到一半,他吐了,又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撐著洗手臺,看著鏡子里面慘白的臉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明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愛說在北邊給他們造個木屋。讓他們逃到那里去。拋下身世:實驗員,老百姓;日本人,中國人。與世隔絕,無爭余生,浪漫主義。無所謂其他人的目光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樣至少是自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現在,看著這些,千重子露出笑臉,往后躺倒在雪地里。

                雪地柔和的抱住千重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多久沒這樣了?耕平不去想。

                他跑過去,撲在千重子身上,鼻尖挨鼻尖。

                耕平真切體會到,自由開始了,激蕩著一種沖動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伸手解開千重子的上衣,手探進去,一面吻住千重子;千重子也把舌頭交出來,緊緊摟住耕平。熱氣騰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雪野一片寂靜。

                耕平拉開千重子的裙子,伸手進去摩挲。濕了。他把下面掏出來,放進去。千重子摟得更緊了,看著耕平,笑顏染紅了。熱氣裹住兩人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。

                潛伏的冷風猛然侵襲過來!在白樺的枝干間掛起嘰嘰喳喳的喧囂,橫掃雪野......

                他萎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沒能放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千重子明白了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一道淚水從千重子臉上滑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沒關系。”她說著,起身跑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耕平愣在原地,凝視空中。他滿臉驚異。

                跪在雪野中,零零散散,沒什么參觀的人。空曠的雪野只剩下毒氣室、儲藏室、防空洞的殘垣和焚尸爐的煙囪。

                德賽從石子路上下來,走進雪地,往雪野深處走。雪沒過腳踝,深厚的腳印寂無聲息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聲槍響。

                驚醒了耕平。

                槍聲回蕩在雪野的空曠與狹隘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接著,遠處千重子的身影像凋零的樺葉,偏倒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愣住一秒。

                然后猛的跑起來,試圖從雪野中拔起沉重的腳步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他只能走。

                那個身軀越來越小,愈發的遠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只能走,雪野還在吞噬他的腳步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朝著千重子。張著的嘴說不出什么。只是朝空中呼出蒼白的氣息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看冰陽;四下遠離的白樺漆黑無聲的冷酷身影發出窸窸窣窣的笑聲;無邊無際的雪野始終找不到盡頭。

                還有遠處躺下的嬌小身軀。

                啊。啊——

                發不出一絲聲音,雪野閉上了他的嘴。

                直到步入深處。

                灰暗天色,懸著真白的冰陽,他望著那冰陽,白色逮住他,從腳下藤蔓一般糾纏上來,攀入腦海,開始燃燒。冷焰沒有熱量,延伸到身體每一處末梢;壓住地平線,喘不了氣的緊張,冷卻后,瘋狂的白漲上來,淹沒視線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倒在雪野中。

                冷......



                我看眼表,指針在黑夜中暗自發光。三點。

                如約的黑暗徹底來臨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看見他在讀桌上的小說。

                現在他看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正準備從窗口離開,他轉頭看見了我的眼睛。想必雙眼一定燃著冷焰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從床上起來,走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一動不動的注視我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看不清他的模樣,一片漆黑。我順著他的目光,注視他,那雙眼睛溢出來銀白的光芒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就站在那里,似乎在等我。

                很好。我也等待很久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側身從桌上把我的小說拿到手,團成一束。黑暗之中我凝聚起意識,小說褪去面象,露出真實的模樣。一把有鞘的刀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是你寫的結局嗎。”我問。

                黑影緘默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是誰。”仇恨。戰爭。虛無。還是誰?我用左手把住刀鞘,右手握緊刀柄。汗水和肌肉都在顫抖。我想著雪野猙獰絕望的白色,讓自己平靜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依然緘默。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,似乎洞悉了我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    汗水滑上刀柄。

                沉默降到冰點左右。雪野來了。白色凍結了空氣,從我內心延伸出去鋪展到整個空間。

                好冷。呼。呼出的氣瞬間凝結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用力拔刀出鞘,居合砍過去,銀光寒冷,一道弧線閃電劈在他身上,拉開一道深長的口子。這時我看見了他的眼睛。一雙海般澄澈的眼睛,仿佛洞悉了我心中的一切......他流下的淚閃出銀白的月光。

                刀在他衣服上拉出一道漫長的傷口......

                我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    窗外的風涌進來,鼓起他被切開的外衣。衣下掩藏的白光涌出來照亮整個房間,溫暖瞬間熔化了雪野。透進我的肌膚同沁潤腦海的柔和連接起來——身體溶在暖光之中——聽見平靜的胎動——感覺在溫暖的海水中呼吸——在更為遙遠的深處聚集在一點......

                刀被包裹在柔和之中,從手邊水般滑落下去,散成只言片語的詩句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只想坐下來,閉上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本該是這樣......”白光滿溢的人說。



                在青城山腰,我看眼背后的愛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沒勁啦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還可以走!悟道自然!”愛撇撇嘴,“姐姐今天心情好!”

                我們繼續往山上走,腳步輕快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想好結局了?”愛喘口氣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嗯。”柔和的氣息——黃土大地孕育的氣息昭示一切已在和的山水中結束。戰爭,仇恨,怨念,苦痛,絕望,一個嶄新的結局與嶄新的開端。

                風從山林深處落下來。



                耕平看向空中。

                千重子的鮮血燃燒起來,將雪野的寒冷逼向角落。

                耕平的眼中在燃燒:一切陰冷都隨火勢蒸發、懦弱不堪的逃避、冰陽綻出的裂紋、白樺噼啪的燒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他跪在那里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看著千重子的臉龐。最后的冰是她已凝結的最后一滴淚。

                耕平在火焰之中站起來。火焰包裹他的身影。


                結局會是這樣吧。德賽又怎么想呢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想了很久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逝去的已不可追回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爬山的時候,古老的樹枝裂開,砸下來。砸在他頭頂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就在他后面......

                兇手是誰?自然嗎。時代嗎。是我嗎?我不想臆測......

                血淌下去......德賽倒在那里......

                現在,這里的一切都是白色的。白窗簾、被子、包傷口的布,床頭的百合,護士、醫生,他,就躺在這片白色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正在黑夜中和誰搏斗吧,他緊閉著雙眼,時常露出緊張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    呼......

                我......只能在這里等待


                醒來。



  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| 文聯簡介| 關于我們| 招聘信息| 合作招商| 廣告服務| 客服中心| 協作單位| 版權所有
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11 CFLAC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省青少年文學藝術聯合會

                蜀ICP備13016095號-2     川公網安備 51010402000294號

      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 網站建設:品臻網絡 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        256彩票 吉利彩票 | 优乐彩彩票 | 乐米彩票 | 八度吧彩票 | 千禧彩票 | 赢彩彩票 | 彩29彩票 | 166彩票 | 优博彩票 | 555彩票 | 105彩票 | 兜兜彩票 | 合一彩票 | 重庆时时彩追号计划 | 万家乐彩票 | 三分彩时时彩 | 彩99彩票 | 热购彩票 | 七喜彩票 | 九州时时彩 | 趣赢彩票 | 新世纪彩票 | 五分时时彩 | 9万彩票 | 268彩票 | 云彩宝彩票 | 博乐彩票 | 移动彩票 | 7089彩票 | 国彩网 | 万达彩票 | 奖多多彩票 | 橘子彩票 | 壹号彩票 | 天天中彩票 | 趣乐彩票 | 全民彩彩票 | 海南彩票 | 奔驰彩票 | 黄金彩 | 乐合彩票 | 鸿利彩票 | 万国彩票 | 鼎顺彩票 | 云顶彩票 | 中福彩票 | 大乐透赢彩票 | 铂金彩票 | 588彩票 | 彩66彩票 | 中乐彩 | 重庆时时彩追号计划 | 华彩彩票 | 彩酷彩票 | 9万彩票 | 问鼎彩票 | 好运彩票 | 106彩票 | 全球彩票 | 头彩彩票 |